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养殖设备 >

养殖设备

市民网上银行16万元莫名丢失 建行仅仅表示同情

发表时间:2021-11-23

  33岁的蔡中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放在银行里的16万余元,莫名其妙地没了。

  蔡中是上海一家美资软件公司的总经理,在上海工作多年。他平时储蓄、理财主要在建设银行进行,而且是建行上海分行的VIP用户。早在1998年,因为购房还贷,他在银行的要求下办理了一张信用卡。后来,由于来往款项较多、积分多、信誉好,2005年,建行的客户经理推荐他办理了一张白金理财卡。

  3月10日,星期六。中午,蔡中又像往常一样,上网查看自己银证通账户情况,因为前一天,他刚刚通过银证通进行了几笔股票交易。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蔡中发现,自己银证通账户下显示资金余额只有36.62元,而不是本应该有的16万余元的余额。

  吓了一跳的蔡中赶紧登录建行网上银行,但是却连续出错,无法查询。他又马上拨打建行的客服电线自动查询,果然两个银行卡上的余额都所剩无几。蔡中立刻又转接到95533的客服人员进行人工查询,对方说,经过查询,02账户(即白金理财卡,记者注)上应该还有19万多元,是不是刚刚输错了。

  蔡中放下电话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但他还是觉得很不放心,继续拨打95533又查询了一遍——两个账户上的钱,都没了。而且,他确认,账户编码绝对没有输错。

  蔡中再次转接到95533的人工服务,这次客服人员告诉他,余额的确没有了。着急上火的蔡中马上要求客服人员查询从昨天开始他的账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客服小姐说,钱都通过网上银行转账转走了。

  蔡中事后算了一下,两个账户共计被转走163204.5元(含转账手续费)。

  蔡中的大脑已经接近空白,“我当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蔡中以前也听说过银行账户被盗的事情,但没想到,现在却发生在自己身上。

  得到95533客服小姐的再次确认之后,蔡中得到的建议是:赶紧找公安机关报案。冷静下来的蔡中马上询问,建行能做些什么?比如查询资金流向、对对方账户采取保护措施等等。可是客服小姐除了表示同情以外,没有其他的建议。

  蔡中赶紧冲出办公室,打电线的工作人员说,要找所属街道的派出所。蔡中又马上来到公司所在地的浦东新区潍坊街道派出所,接待他的女警察笔录做到一半时说,这种情况很特殊,最好还是直接去浦东分局的经侦支队,应该能快一点,并给了他地址。

  蔡中先来到浦东分局的经侦支队,经侦支队的工作人员说他们主要负责企业的经济案件,而这种个人资金丢失的问题应该去找刑侦支队。蔡中到了刑侦支队,又被安排到具体的分管区域的刑侦大队。

  辗转数个公安部门,整整花了3个小时。最后,蔡中分别在公司所在地的浦东分局刑侦支队14队和他的开户行建行上海分行所在的卢湾分局刑侦支队刑侦六队报了案。等他在卢湾分局刑侦六队做完笔录,已经是晚上7时多了。

  蔡中在报案时还询问警方,能否和建行的值班安保部门联络一下,赶紧对对方的账户进行处理。警方表示,周六、周日只有值班人员,没有工作人员负责和银行联络,只能等到周一再处理了。

  蔡中整个下午奔跑于各个警局之间的时候,也一直在和建行95533客服中心联络,可是对方的答复始终是:除非有司法机关介入,他们不能提供任何相关信息。

  而当蔡中要求向建行上级部门反映的时候,得到的答复也是:周末没有人上班,没有相关责任部门的联络方式。直到当天晚上,蔡中最终也没有从95533那里得到任何答复。

  第二天是星期天,蔡中一大早起来就赶快联系了建行各个值班部门,最终通过他在建行的VIP客户经理,找到了建行的安保部门人员。他们告诉蔡中,通过对建行运行中心的查询,发现这些被盗的款项全部被转入云南的一个账户,并且那个账户下的资金又已经被转走了。但他们无法对对方账户再跟进,必须要司法机关介入调查。

  蔡中马上问,能否由建行方面提出请司法机关尽快介入调查?对方的答复是:只能由客户自己提出。

  “我很奇怪,钱是在建行被盗的,怎么搞得好像和他们没有关系一样。”蔡中一头雾水,却也无可奈何。

  当天下午,蔡中又联系了卢湾分局的刑侦大队,但仍然只有值班的民警,没有办法处理具体案子。

  蔡中又到建行的营业部把账单明细打印出来,发现钱居然是被人分成11笔转账划走的。

  一切事情从3月9日晚上开始:第一笔是10万元,此后分别是50元、110元、5000元、9000元、2万元、5000元、3650元,每笔转账还有1元至25元不等的手续费。

  事后,蔡中还查到,实际上,当天晚上还有好几笔转账失败的记录——最早的记录是19.5万元,但转账失败。蔡中分析,因为对方只看到自己的账户余额,但不知道他当天在银证通上有几笔股票交易。而一旦交易,这部分资金就会被冻结。因此,当时有大约5万余元的资金被冻结,无法转账,导致对方失败,所以对方才会不断地试验。

  更令蔡中气愤的是,3月10日一早,由于买进3万多元股票,但另有16300多元被解冻。而就在8时多,对方又把刚刚解冻的资金取走,扣掉手续费,账户上只剩下36.62元。蔡中欲哭无泪,“他也太贪心了点,第一天没取完,第二天还来。”

  有意思的是,转完账后,对方把蔡中账户的网上银行服务也给取消了,所以才会导致当天中午蔡中始终在网上无法登录自己的账户。

  星期一上班后,蔡中马上联系公安局,没找到人。然后他又联系建行的安保部门。一位负责人告诉他,这个案子交给邵先生处理,并告诉了电话号码。蔡中打电话过去,那个邵先生说在外面开会。但是蔡中非常焦急,又赶到了邵先生开会的酒店。

  蔡中和邵先生谈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邵先生告诉他,自从去年下半年以来,此类网络盗窃账户的事情非常多,蔡中的情况绝对不是特例,只不过金额比较大。

  蔡中很奇怪,“如果这类事情经常发生的话,为什么我却没有接到过建行任何的提示警告。”

  蔡中还特意让记者看了建行的网站,在个人网上银行的页面上除了有一句“请您尽量不要在网吧等公共场所使用网上银行系统”以外,没有任何的警示信息。相反在“登录”的旁边有明显的标识:“只要拥有建行账户,就可以享受便利安全的网上银行服务!”

  蔡中还告诉记者,他了解到,现在建设银行的网上银行除了数字证书外,也有账户变动通知、USBKEY、动态口令等新的安全措施,但建行从来没有通知过他,“人家微软一旦发现新的漏洞,就会立即提醒客户进行升级,银行既然有了更安全的措施为什么不通知客户?而且我还是VIP客户呢!”

  蔡中还说,自己只在家中的台式电脑和手提电脑中申请了数字证书,而手提电脑也从来没有在办公室等地方过夜,没让别人用过。他说,自己的密码也从来没遗失或泄露过,更没丢失过银行卡。而在网上转账时,必须使用装过数字证书的电脑,并且要输入登录密码、交易密码和数字证书号码。

  星期二,蔡中再次打电话到公安局,被告知这个案子已经交给具体的警察负责了,但是那位警察同志不在,所以只能第二天再联系他。而建行方面也没有主动联系蔡中。

  星期三,蔡中终于联系到了具体负责这个案子的吕警官,他告诉蔡中已经和银行方面取得了联系。银行方面反映这类案子近期已经发生好几起了,而且追还存款的可能性也很小。因为如果要继续追查云南那边账户的资金转移状况,需要警方派人到云南去进行调查,异地调查需要上级批准。而且即使去了云南调查,很可能这笔资金已经被继续跨省转移。由于受到规章程序的限制,调查的速度怎么也赶不上资金转移的速度。

  蔡中听到此感到非常的失望,而且更加迷惑,“是否意味着,在中国转移不合法的资金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难道央行没有一个协调机制来追踪不合法资金的动向吗?”

  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10天,蔡中心中的疑问却久久不能忘却,“从事前、事中、事后,建行都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他认为,建行应该对网上银行的客户进行提醒“网银有风险”,“既然已经发生过多起类似事件,为什么从来没看到建行提醒客户呢?”他认为,事情发生后,建行也没有相应的处理部门以及处理方案。“我不知道该找谁?95533客服小姐说无能为力,安保部门又说找业务部门,业务部门又说打95533,我就像一个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蔡中说,“我还是在IT行业工作的,即使谈不上专家,但技术方面肯定是不错的,如果是什么技术都不懂的消费者怎么办?”

  蔡中告诉记者,他在和银行接触的过程中,有人告诉他以前银行也遇到一些客户投诉说账户上的钱被转走,但后来了解多是做生意时的一些纠纷,转了账之后又不承认,所以银行有银行的考虑。蔡中更奇怪了:“如果我真这么做,警察可以来查啊,难道我要冒做伪证的风险,看一看转账人的IP地址很容易啊。”

  蔡中对记者说,自己在案发后的第二天就把家中电脑的硬盘拆了下来,并妥善保管,他认为,这是很重要的证据,如果盗取资金的人是通过类似木马病毒等窃取了他的账户信息,在他的硬盘上应该会留有蛛丝马迹,但可惜的是,至今没有人向他来索要这些证据。

  记者也联系到了建设银行负责处理蔡中一事的邵先生,他表示,自己只是负责接待了蔡中,但安保部门只是维护内部安全,不处理具体业务,蔡先生的事情应该由业务部门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