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地方资讯 >

地方资讯

视频相亲各种付费 婚恋交友APP盯上老年人钱包

发表时间:2021-11-24

  说到相亲,往往被视作年轻人的“专利”。而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老龄人口超过2.64亿,丧偶老人近5000万。种种因素使得银发单身人群数量不断增加,但他们的情感需求始终处于社会讨论的灰色地带。

  与此同时,不少婚恋交友平台瞄准这一人群,构建起中老年“线上相亲角”。记者体验多个中老年相亲平台发现,互联网便捷隐秘的优势吸引了诸多用户,也存在着信息不实、诱导消费等弊端。

  “交友对象经严格身份审核”“保证资料真实,交友征婚意愿明确”在多家婚恋交友平台相关介绍中,对用户身份的真实性都做出了强调。而记者随机下载一款软件发现,只需输入手机号即可注册。简单选择年龄、学历,上传一张照片,便拥有了一个系统分配的昵称。

  后续资料完善页面中,用户可以继续输入身高、收入、房产等信息,但关于这些信息,系统均未有核实手段。事实上,记者先以男性身份注册,又换女性身份注册,虚构了所有信息,照片也非本人,都得到了审核通过。

  另一款交友软件中,同样通过手机号注册,填写性别、年龄后即获通过。至于照片,如果上传还可以收到额外资金奖励,记者随意上传了一张非本人头像,顺利通过验证。

  当然,一些交友软件也会引导用户输入身份证信息或进行人脸识别,以完成实名认证、真人认证等环节。并称认证后的用户可获更多展示特权,但即便没有经过相关认证,记者所填信息还是被发布在平台上,短时内便收到大量聊天请求、消息私信等。

  注册虽然方便,却不等于接下来可以顺畅使用。在某款软件内,化身为“61岁、男性”的记者收到提示,“43位异性来看过你”。点击却发现,她们的头像都是虚化状态,同时跳出弹窗称,“开通会员可解锁访客功能”。价格为每月30元,直接开通一年则优惠至98元。

  不止如此,想和心仪的异性加好友、打招呼、发信息,都需要付出诚意。平台以玫瑰作为兑换标准,1支玫瑰约等于0.1元人民币,加好友需要20支玫瑰。

  另一款软件中,异性发来的消息旁边往往还有“锁头”图标,若不成为会员是无法点开的。这里的会员价格为每月98元,每年198元。支付一年费用还能另外获赠500钻石,“花费”15个钻石,可以查看一位异性的微信。

  某中老年社交平台上,“相亲”板块内排列着诸多用户的头像和基本资料,每个用户旁都有“打电话”“聊天”的图标。但需开通VIP方可实现。新人价费用为每月128元,或每年328元。可以说在使用线上交友平台的过程中,如果用户不做好付费准备,几乎是寸步难行。

  随着沟通渠道越来越多元,中老年在线相亲软件除了可发文字、语音消息外,还出现了视频相亲、直播相亲等方式。一些直播间里,相亲双方的交流还可被其他用户随意围观。

  记者看到,相亲直播间以“三人间”为多,上方位置显示的是“红娘”,下方两个区域则是男女“嘉宾”。本以为相亲应该是双方决定见面,共同进入直播间促膝谈心一番,奇怪的是,多个直播间内均只有红娘和女嘉宾“虚位以待”。某直播间的红娘站在灶台前忙碌,不时响起锅碗瓢盆的声音,女嘉宾干脆捧着碗吃起面条。

  “欢迎小灰灰!”见有异性进入,红娘迅速发来一张“连麦卡”,邀请记者进入直播间。记者点击拒绝后,她便继续招徕其他围观者,仿佛只要有人和女嘉宾“连麦”就行,至于相亲者是谁,根本不重要。

  而在男女嘉宾已经“凑齐”的直播间,红娘插科打诨之余,三五句话就会鼓动男嘉宾为女嘉宾送礼物。这是一些具有动画效果的图标,却需要真金白银才能购买。“你送一个花环让她戴在头上,看看是什么颜色”“姐姐最喜欢大红花,给她送一束吧”“你喜欢姐姐就送个飞吻,亲她一下”在红娘一口一个“哥哥”的怂恿下,仅十几分钟内,一位55岁的男士便为54岁的女嘉宾接连送出多份礼物,折合人民币三十余元。

  另一平台的直播间内,女嘉宾投入唱着《雨蝶》,男嘉宾则斜靠在床头,连面孔都未显示完整。红娘不时在段落间隙提示送礼,“XX哥哥你能不能大方一丢丢呢”“男人嘛,大方一点,抠门的男人最要不得!”

  在开通了视频相亲方式的平台上,红娘无疑是最“下力气”的群体。据了解,红娘并不是平台员工,而是由用户转化而来。事实上,红娘、包括一些平台上的男性“月老”,与部分相亲嘉宾之间,已经形成了可运作的生意链条。

  “我做两年多了,就跟开店一样要经营,收入看自己能力,几千几万的都有。”一位资深红娘透露,相亲房内,不管礼物刷给谁,其实都会进到红娘的账户。因为收益要与平台分成,所以平台是比较维护红娘的,红娘也是高于嘉宾的存在。

  这从平台对红娘的要求就能够看出来新注册的用户即可进入直播间相亲“连麦”,但想当红娘或月老,则要满足累计相亲时长达到十几或几十小时的条件。换言之,红娘可以作为嘉宾去相亲,但嘉宾要经过进阶才能成为红娘。此外,即便达到时长,某些平台也需联系“前辈”红娘,获取邀请码,才能开通权限。

  红娘层层“老带新”,如滚雪球般各成派系。一些直播间内,记者看到红娘和女嘉宾的昵称后半部分,带着同样的后缀。男嘉宾空缺时,二人也聊得火热,显然相识已久。

  而记者进入一拥有140余位成员的“红娘月老群”内发现,常有红娘、月老在开直播时互相招呼,邀请“有空的家人”帮忙上麦,一起挂时长,获得平台任务奖励,以及“督促”男性用户刷礼物等等。这些成员将相亲称作“上班”“开工”,也会讨论“收了嘉宾礼物,对方要微信,自己不想给,又怕对方不来送礼物”的烦恼。很难想象若怀揣一番真心与之“相亲”,能得到什么结果。

  记者注意到,不少相亲平台在画面下方会滚动显示一行小字,提醒用户“谨慎添加陌生人微信好友,不与陌生人发生钱财往来。”更有的会直白写明,“以没钱买车票见面、被撞住院、理财等各种理由借钱要红包的基本都是骗子。”

  如果说充值会员、打赏送礼等等,尚属“玩软件”过程中的一些可控支出,丰俭由人。近年来犯罪分子频频向渴望“黄昏恋”的中老年人群出手,若不加提防,甜蜜网恋的最后很可能失财又伤心。

  据新会公安发布,2021年3月底,54岁的老杨通过中老年相亲平台认识了阿丽。互加微信后,二人“感情”迅速升温并以夫妻相称,但始终没有见过面。某天,阿丽发来一个网址,让老杨在“XX金融”里帮她投资。见阿丽账户收益可观,老杨也开通了一个账户。直到有一天系统无法提现,又联系不上阿丽,老杨才发现被骗,整个投资共损失6万多元。

  无独有偶,去年底鄞州法院审结一起新型网络社交诈骗案,涉案公司通过社交软件筛选,以50岁左右中老年单身男性为目标,将自己包装为中年丧偶女性加他们为好友。再以“女儿”做直播要完成任务为由,引诱他们到“女儿”的直播间充钱打赏。业务员常一人分饰母女二角,仅半年便诈骗40余万元。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说到相亲,往往被视作年轻人的“专利”。而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老龄人口超过2.64亿,丧偶老人近5000万。种种因素使得银发单身人群数量不断增加,但他们的情感需求始终处于社会讨论的灰色地带。

  与此同时,不少婚恋交友平台瞄准这一人群,构建起中老年“线上相亲角”。记者体验多个中老年相亲平台发现,互联网便捷隐秘的优势吸引了诸多用户,也存在着信息不实、诱导消费等弊端。

  “交友对象经严格身份审核”“保证资料真实,交友征婚意愿明确”在多家婚恋交友平台相关介绍中,对用户身份的真实性都做出了强调。而记者随机下载一款软件发现,只需输入手机号即可注册。简单选择年龄、学历,上传一张照片,便拥有了一个系统分配的昵称。

  后续资料完善页面中,用户可以继续输入身高、收入、房产等信息,但关于这些信息,系统均未有核实手段。事实上,记者先以男性身份注册,又换女性身份注册,虚构了所有信息,照片也非本人,都得到了审核通过。

  另一款交友软件中,同样通过手机号注册,填写性别、年龄后即获通过。至于照片,如果上传还可以收到额外资金奖励,记者随意上传了一张非本人头像,顺利通过验证。

  当然,一些交友软件也会引导用户输入身份证信息或进行人脸识别,以完成实名认证、真人认证等环节。并称认证后的用户可获更多展示特权,但即便没有经过相关认证,记者所填信息还是被发布在平台上,短时内便收到大量聊天请求、消息私信等。

  注册虽然方便,却不等于接下来可以顺畅使用。在某款软件内,化身为“61岁、男性”的记者收到提示,“43位异性来看过你”。点击却发现,她们的头像都是虚化状态,同时跳出弹窗称,“开通会员可解锁访客功能”。价格为每月30元,直接开通一年则优惠至98元。

  不止如此,想和心仪的异性加好友、打招呼、发信息,都需要付出诚意。平台以玫瑰作为兑换标准,1支玫瑰约等于0.1元人民币,加好友需要20支玫瑰。

  另一款软件中,异性发来的消息旁边往往还有“锁头”图标,若不成为会员是无法点开的。这里的会员价格为每月98元,每年198元。支付一年费用还能另外获赠500钻石,“花费”15个钻石,可以查看一位异性的微信。

  某中老年社交平台上,“相亲”板块内排列着诸多用户的头像和基本资料,每个用户旁都有“打电话”“聊天”的图标。但需开通VIP方可实现。新人价费用为每月128元,或每年328元。可以说在使用线上交友平台的过程中,如果用户不做好付费准备,几乎是寸步难行。

  随着沟通渠道越来越多元,中老年在线相亲软件除了可发文字、语音消息外,还出现了视频相亲、直播相亲等方式。一些直播间里,相亲双方的交流还可被其他用户随意围观。

  记者看到,相亲直播间以“三人间”为多,上方位置显示的是“红娘”,下方两个区域则是男女“嘉宾”。本以为相亲应该是双方决定见面,共同进入直播间促膝谈心一番,奇怪的是,多个直播间内均只有红娘和女嘉宾“虚位以待”。某直播间的红娘站在灶台前忙碌,不时响起锅碗瓢盆的声音,女嘉宾干脆捧着碗吃起面条。

  “欢迎小灰灰!”见有异性进入,红娘迅速发来一张“连麦卡”,邀请记者进入直播间。记者点击拒绝后,她便继续招徕其他围观者,仿佛只要有人和女嘉宾“连麦”就行,至于相亲者是谁,根本不重要。

  而在男女嘉宾已经“凑齐”的直播间,红娘插科打诨之余,三五句话就会鼓动男嘉宾为女嘉宾送礼物。这是一些具有动画效果的图标,却需要真金白银才能购买。“你送一个花环让她戴在头上,看看是什么颜色”“姐姐最喜欢大红花,给她送一束吧”“你喜欢姐姐就送个飞吻,亲她一下”在红娘一口一个“哥哥”的怂恿下,仅十几分钟内,一位55岁的男士便为54岁的女嘉宾接连送出多份礼物,折合人民币三十余元。

  另一平台的直播间内,女嘉宾投入唱着《雨蝶》,男嘉宾则斜靠在床头,连面孔都未显示完整。红娘不时在段落间隙提示送礼,“XX哥哥你能不能大方一丢丢呢”“男人嘛,大方一点,抠门的男人最要不得!”

  在开通了视频相亲方式的平台上,红娘无疑是最“下力气”的群体。据了解,红娘并不是平台员工,而是由用户转化而来。事实上,红娘、包括一些平台上的男性“月老”,与部分相亲嘉宾之间,已经形成了可运作的生意链条。

  “我做两年多了,就跟开店一样要经营,收入看自己能力,几千几万的都有。”一位资深红娘透露,相亲房内,不管礼物刷给谁,其实都会进到红娘的账户。因为收益要与平台分成,所以平台是比较维护红娘的,红娘也是高于嘉宾的存在。

  这从平台对红娘的要求就能够看出来新注册的用户即可进入直播间相亲“连麦”,但想当红娘或月老,则要满足累计相亲时长达到十几或几十小时的条件。换言之,红娘可以作为嘉宾去相亲,但嘉宾要经过进阶才能成为红娘。此外,即便达到时长,某些平台也需联系“前辈”红娘,获取邀请码,才能开通权限。

  红娘层层“老带新”,如滚雪球般各成派系。一些直播间内,记者看到红娘和女嘉宾的昵称后半部分,带着同样的后缀。男嘉宾空缺时,二人也聊得火热,显然相识已久。

  而记者进入一拥有140余位成员的“红娘月老群”内发现,常有红娘、月老在开直播时互相招呼,邀请“有空的家人”帮忙上麦,一起挂时长,获得平台任务奖励,以及“督促”男性用户刷礼物等等。这些成员将相亲称作“上班”“开工”,也会讨论“收了嘉宾礼物,对方要微信,自己不想给,又怕对方不来送礼物”的烦恼。很难想象若怀揣一番真心与之“相亲”,能得到什么结果。

  记者注意到,不少相亲平台在画面下方会滚动显示一行小字,提醒用户“谨慎添加陌生人微信好友,不与陌生人发生钱财往来。”更有的会直白写明,“以没钱买车票见面、被撞住院、理财等各种理由借钱要红包的基本都是骗子。”

  如果说充值会员、打赏送礼等等,尚属“玩软件”过程中的一些可控支出,丰俭由人。近年来犯罪分子频频向渴望“黄昏恋”的中老年人群出手,若不加提防,甜蜜网恋的最后很可能失财又伤心。

  据新会公安发布,2021年3月底,54岁的老杨通过中老年相亲平台认识了阿丽。互加微信后,二人“感情”迅速升温并以夫妻相称,但始终没有见过面。某天,阿丽发来一个网址,让老杨在“XX金融”里帮她投资。见阿丽账户收益可观,老杨也开通了一个账户。直到有一天系统无法提现,又联系不上阿丽,老杨才发现被骗,整个投资共损失6万多元。

  无独有偶,去年底鄞州法院审结一起新型网络社交诈骗案,涉案公司通过社交软件筛选,以50岁左右中老年单身男性为目标,将自己包装为中年丧偶女性加他们为好友。再以“女儿”做直播要完成任务为由,引诱他们到“女儿”的直播间充钱打赏。业务员常一人分饰母女二角,仅半年便诈骗40余万元。